玩家大撤退 单体酒店连锁是条死胡同?-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

作者:美女尸体图片发布时间all:2020年04月01日 09:28:35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玩家大撤退 单体酒店连锁是条死胡同?

同样陷入“贴牌”泥潭的还有被OYO收购的千屿酒店。千屿加盟商透露,在与千屿签约后,千屿拿走了该酒店的经营定价权,客房价格从原来的85元下降至28元,甚至在OYO官方App中,会员促销价可以低到25元。

裁员之后,抖音上甚至还出现了一场讨薪直播,几位被裁的员工来到OYO中国总部所在大厦楼下抗议,而更多被裁员工则在网上声援。据了解,这些人中大部分是被拖欠了绩效收入的各地市场拓展人员。对于裁员一事,OYO则声称,具体涉及人数将在未来一两周更清晰,不过调整将提高组织效能和优化一定规模的人员。

曾被各路资本追逐的单体酒店连锁,如今却遭遇玩家大撤退。3月31日,据报道,单体酒店连锁巨头OYO将在全球范围内逐步取消保底收入机制。而在中国市场,OYO更是陷入了裁员、解约等诸多麻烦中。随着H酒店离场,单体酒店品牌无疆关闭,证明了单体酒店“贴牌”的加盟模式注定难以为继。不过,这是否意味着单体酒店连锁化是条“死胡同”呢?业内人士认为,如果各连锁品牌能将竞争重点从扩张规模回归到服务本质,仍具发展“钱景”。

除OYO遇困外,携程投资的单体酒店轻连锁品牌无疆酒店将停止运营。同样离场的还有H酒店(中文名“你好酒店”)。3月9日,华住集团正式宣布旗下怡莱品牌与你好酒店合并,合并之后,华住将采用怡莱软品牌的加盟方式拓展中小酒店市场。

“保底”反赔钱疫情只是“导火索”,OYO免加盟费只收管理费模式的弊端早已显现。2019年下半年,为了进一步扩大加盟酒店数量,OYO还不惜“贴钱”抢市场,向加盟业主承诺保障收益。据OYO当时介绍,如果加盟店营收未达标,将由OYO来补齐。

“目前市场上也有一些经营不错的企业,但是这些酒店集团的规模并没有之前的OYO等那么大,有些企业加盟酒店数量仅有10-20家,是区域性小规模的连锁酒店集团。”专注酒店、民宿等领域的北京多彩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展副总裁张鹏指出。

此外,在千屿运营期间,服务不可以出现任何问题,否则该加盟商会被扣款罚金。“旺季价格没做上去,保底金也没全额拿到。最终该加盟商与千屿酒店方面终止了合同。这样的案例还不止一例。”上述加盟商透露。

虽然这一策略短暂奏效,让OYO在中国的加盟酒店数量急速增加了数千家,不过公司亏损也随之加剧。上述接近OYO的业内人士甚至坦言,真正“拖垮”OYO的就是上述模式。

华美顾问集团首席知识官、高级经济师赵焕焱认为,虽然单体酒店玩家受到“重创”,但仍有部分玩家持积极态度,处于观望状态。

除了裁员,加盟商解约更让OYO摇摇欲坠。一位OYO加盟商坦言,“重庆去年最多有300多家酒店与OYO合作,今年还剩70多家,而且都是些招待所之类的小门店”。此外,业内还有消息指出,目前市场上有超七成的酒店与OYO平台解约。

玩家大撤退 单体酒店连锁是条死胡同?

玩家纷纷“倒下”单体酒店“玩家”犹如多米诺骨牌,一个接着一个倒下。据最新消息,OYO计划在中国市场大幅裁员,而在2019年9月,OYO曾对外表示在中国有超过1万名员工,并希望扩大到2万人。一位接近OYO的业内人士透露,如今,OYO仅剩下2000多人。

OYO对此也解释称,去年推出的“保底”合作模式,是探索过程中的一次勇敢尝试。部分业主将OYO提供的这份“风险保障”理解为获利和收入的渠道,于是便产生了一系列为了提高这笔“收入”而引发的不诚信行为,固因此而终止合作。

如何补救在去年H连锁酒店获得华住集团战略投资的发布会上,华住酒店集团创始人及董事长季琦曾暗示OYO将中国单体酒店市场搞得“一地鸡毛”。如今,“一地鸡毛”之后,摆在业界眼前的是如何让这些中小单体酒店再次“抱团取暖”。

“实际上市场上剩下的这些量很大的单体酒店客房价格普遍在100-300元之间,装修风格、档次、地理位置均存在很大差异,由于产品不好定位,因此经营难以复制,也给连锁化管理带来了很大难度。低价位区间的用户人群,对于酒店品牌的忠诚度并不高,更多看重的是价格,其实180元和200元价格的酒店服务品质不会差太多,但是价格却直接决定了产品的性价比。” 张鹏坦言。在他看来,如何让单体酒店提升性价比成为关键。

另据一位刚从OYO离职的知情人士透露,OYO“贴钱”抢市场期间,对酒店还有一个条件,即门店间夜价格由OYO方面来控制,同时门店的预订和管理均纳入OYO的系统。虽然在这种模式下,加盟店入住率和订单量会出现快速攀升,但是却是由极低的市场价换取的,也就是说加盟酒店的营收非但没有增加,反而这些加盟商还失去了酒店运营的控制权,由此还引发了一系列加盟店与OYO总部的纠纷。“保底资金拿不到,不少加盟酒店业主四处维权。”上述知情人士透露。

高远文旅CEO、泊宁酒店、心宿度假创始人徐恒勇表示,OYO、H等这些单体酒店集团的运营模式本来就不被看好,在疫情冲击下,“贴钱”模式的弊端更是被放大了,如今看来,单体酒店“泡沫”要破碎了。




375公交车整理编辑)

专题推荐